上海科技翻译网--拉丁语翻译


    上海科技翻译网是经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登记的专业翻译公司,公司云集全国各地国家级译审、 外籍专家、国外留学回国人员,各大科研院所的专业翻译人员和多年翻译经验的外语专业人员约数千名。 其中核心译员120余名,擅长的领域涉及商贸、银行、金融与证券、法律合同与文献、计算机、通讯与 本地化、机械化工、生物技术、生命科学与医药、交通、建筑与房地产等。

    公司拥有一批翻译功底扎实的,优秀的翻译、校审人员。上海科技网对翻译人员进行严格的筛选, 他们不仅有着广泛的专业领域知识而且拥有强大的拉丁语翻译能力和丰富的经验。并且涉及的专业范围广, 如:机械设备、电子电气、仪器仪表、计算机、水利工程、医疗医药、生物化学、经济金融、法律、贸易 等等及相关领域,可以在上述领域进行拉丁语翻译服务。 上海科技翻译网以信息共享,知识共享,互通有无为基础与海外的专业翻译人士和业界公司达成了长期友好的合作关系。

    我们上海科技翻译公司的拉丁语翻译主要来自于国内外高校的专家及全国的各领域专业拉丁语翻译人才,并在各自的拉丁语翻译领域具有丰富的翻译经验。本翻译公司拉丁语翻译人员都经过严格测试。培训,具有优秀的拉丁语翻译能力。拉丁语翻译项目部成员对拉丁语翻译的文化背景、语言习惯、专业术语等有深入的把握。科技翻译网为每位拉丁语翻译客户提供质量最高、速度最快的拉丁语翻译及本地化服务。上海科技翻译公司根据客户需要为项目选派最合适的译员,部门进行全程质量跟踪。目前凭借严格的质量控制流程、严谨专业的管理流程和独特的审核标准已为各组织机构及来自全球的公司和科研院所、出版社提供了高水准的拉丁语翻译,较多的大中型公司和科研院所还签定了长期合作协议。

背景知识-----拉丁语简介


拉丁语简介 拉丁语(lingua Latina)是欧洲的一种古典语言,它属于印欧语系的诸多语族(斯拉夫、希腊、日耳曼、凯尔特等)中的罗曼语族。它本是古代意大利诸多方言的一种,其使用地是在古罗马及其周边叫Latium的地区。随着罗马的强大,古罗马人也把拉丁语向意大利以外的地区转播。同时,他们也吸收其它语言的元素,特别是古希腊语。现在西欧通行的字母表,虽然叫做拉丁字母,但其来源还是古希腊语。 罗马帝国(imperium Romanum)对西欧的统治,及其文化对整个欧洲的影响使得拉丁语成为了古代和中世纪欧洲的官方语言。直到十六世纪,它与各地的方言相融合,才发展成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罗马尼亚语等现代欧洲语言。即便是英语、德语,在词汇和语法上也颇受其影响。 古代拉丁语和古汉语一样,书写时没有标点,且只有大写字母。以现行的26个英文字母作参照,古代拉丁语只有约20个字母,字母G J K V W 等都是在其使用和发展中——特别是语音的变化——逐渐出现的。同时,为了书写方便也出现了小写字母和各种书写字体。拉丁语的质量(语法正确,行文流畅,修辞丰富)也经历过高潮和低谷。它的“黄金时期”(约200 BC.—200 AD.)也就是罗马帝国的鼎盛时期。凯撒、西塞罗的作品被称为“经典”拉丁语,直到现在仍是学校的主要教材。随着外族的入侵和罗马帝国的衰亡,尤其是到了墨洛温王朝时期是它最衰落的时期(约600—800年)。因为,对于拉丁语非母语的人——即欧洲非意大利的其它地区,要想掌握拉丁语,就必须把它当作外语专门学习(欧洲各地各民族显然都有自己的方言,拉丁语主要用于书写)。其后经过卡洛林王朝——特别是查理大帝对其重视——使得中世纪拉丁语(800年以后)的质量逐渐恢复,词汇量不断扩充,语法也较古代拉丁语简明。其后,又经过广泛的使用和人文主义者的润色,使今天的拉丁语在语言质量上恢复到了其“黄金时期”的水平。只是其使用率自十六世纪以来不断降低。如今,只有天主教教会仍保留着使用它的传统。但是,认为拉丁语是一门“死”语言不甚准确。罗马的梵蒂冈教会就在其出版的拉丁语辞典(Lexicon Recentis Latinitatis)里不断地扩充新的词汇,如洗衣机(escariorum lavator)、热狗(patillum botello fartum)、黑手党(mafia)等。所以,拉丁语仍然“活”在二十一世纪。 学习拉丁语对任何人都不容易。主要障碍在于其语法复杂且变化颇多。名词、数词、形容词有性(阴/阳)、数(单/复)、格(主/宾)的变化;谓语动词要同时表达出主语(阴/阳、单/复)、时态(现在/过去)、语态(主动/被动、直陈/虚拟)。所有这些变化都反映在词尾上。特别是动词的变位,更应掌握。因为动词在字典中不以不定式的形式出现,而是以第一人称、单数、主动式、现在时、直陈式的形式。如“Cogito,ergo sum.”一句是并列句,有两个谓语动词cogito和sum,它们都可以在字典中直接找到,其动词不定式分别为cogitare“想”和esse“存在”,ergo是副词,此句可译为“我思故我在。”应注意的是不规则动词的变化,所以一定量的记忆是必要的,但毕竟“滴水穿石”(Gutta cavat lapidem non vi, sed saepe cadendo)。